注册 | 登录 | 返回主站
首页随笔原创活动商品评价商铺点评书评影评音评热门搜索
 
当前位置: 王朝空间 > 原创 > 近代中国文学-- 张定璜作品之三 -- 《鲁迅先生》

近代中国文学-- 张定璜作品之三 -- 《鲁迅先生》

 
2012-12-13 18:49:02
 
  張定璜(1895—1985),字鳳舉,江西南昌人。民国早期著名作家,文史學家,批評家,翻譯家,創造社重要成員。 先生多年习惯提拔人才荫泽后人。简介..... 王朝百科
  

  

  
  张定璜: 《鲁迅先生》一篇全面评论鲁迅的长文连载在
  1925年1月24日、31日《现代评论》1卷7期、8期
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张梦阳(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,鲁迅研究专家, 这么说:

   (《鲁迅研究的世纪玄览》2012-11-21) 。
  { 这篇论文无疑是 中国鲁迅学史上第一篇有分量的鲁迅论,是鲁迅映象初步形成的标志。其 最 重要也最有意义、最深刻之处,是首次非常形象、准确地描述了鲁迅出世前后中国精神文化 界所发生的质变。认为“读《狂人日记》时,我们就譬如从薄暗的古庙的灯明底下骤然间走 到夏日炎光里来,我们由中世纪跨进了现代”。极为敏锐地感悟到鲁迅出世的意义,并将 这种对精神文化现象的感觉形象、准确地描述出来,从而确定鲁迅及其第一本小说集《呐喊 》 的历史地位,认识到鲁迅是中国精神文化从中世纪跨进现代的转型期的文学家,张定璜是第 一人。这在中国鲁迅学史上具有首创的划时期的意义。}
  

  《鲁迅先生》全文: 作品《鲁迅先生》全文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《鲁迅先生》
  张定璜
  上

  朋友们时常谈到寂寞,在像这样的冬夜里我也是深感寂寞的一人。我们常觉得缺少什么似的,常感到一种未曾填满的空虚。我们也许是在心胸里描写着华丽的舞台,美妙的音乐或新鲜的戏剧罢,眼前向我们躺着的呢,只是一条冰冻的道路;虽然路旁未必没有几株裸树,几个叫化子,几堆垃圾或混着黄灰的残雪,然而够荒凉的了。还好,我们生来并不忒聪明也并不忒傻,我们有宝贵的常识,知道昼夜的循环,四时的交替。我们相信夜总有去的时候,春天终久必定来到。能够相信便不坏,而况相信常识。不过常识间或也会恼人。譬如说,常识告诉我们这个夜是有尽的,这个冬不是永久的,这固然够使得我们乐观,但常识也告诉我们,夜究竟不及昼的和暖,冬究竟不如春的明媚。枯坐在这个冬夜里的我们,对于未来假令有一番虔信,对于现在到底逃不掉失望。于是我们所可聊以自慰的便是作梦。我们梦到明日的花园,梦到理想的仙乡,梦到许多好看好听好吃好穿的东西;有的梦到不老的少年,有的梦到长春的美女,有的梦到纯真的友谊,有的梦到不知道嫉妒的恋爱,有的梦到崭新的艺术的宫。作梦也是人们在这地上享受得到的有限的幸福之一,也有许多人是不能作梦的,多可怜!不过就令你能作梦,梦也有醒的时候。那时你擦擦眼睛,看看周围。那时寂寞又从新爬到你心上来。 .....连接《鲁迅先生》全文
  
.....
 
 
 
© 2005- 王朝网络 版权所有